• 买书2010年09月29日

    Tag:

    终日耽溺于数学中,officemate提议要去James St的旧书店。因为冬天的时候去过,光景萧索,而且也没什么书入得了法眼,犹豫了半天,还是去了。大半年没怎么正经逛过旧书店,在我而言,足见这乡下地方有多无聊。没想到半年没去,还真淘了些书,因为有事,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尽兴而来,未尽兴而去。

          老书虫就是老书虫,离书架几米远的地方,我就闻到了古典文学和老英伦的味道,从一堆书中找到好多我喜欢的书,终于暴露了大龄文青的本质。有两本T. S. Eliot的散文和传记,一本1920年代哈佛英文系出的Chaucer诗讲义,一本1890年代印刊的18世纪英文essays,一本二战时刊印的精美Morris风格的Coverley Papers。还有好多相中的书由于时间关系,没有搬回来,来日方长,以后再说。这Eliot的散文集是一个剑桥叫做Kermode的教授选的本子,因为在Claremont的时候,房东就姓Kermode,他给我讲过他们祖上是斯拉夫人,一战的时候怎么从斯拉夫迁徙到欧洲,然后到美国的历史。一晃也三年过去了。因为两年前,买到一套1770年的Tatler,自那以后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种老英伦的essay风格。我也知道,这个不是英国文学的精髓所在。但是我实在是对Milton的大部头的宗教赞美诗类的东西提不起兴趣,还是这样的小essay比较对中国读书人的风格。

          我总是喜欢老旧的东西,连英文也是。记得小时候读书,很羡慕董桥笔下的各种掌故。现在看来,也不过是空无一物的堆砌罢了。外国旧书便宜,真正有心的话,收藏起来也不象董桥吹嘘的那样,他骨子里还是俗人,故作玄虚而已。

          这大半年总是忙,忙得迷茫。回头一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面目可憎,又生性多疑,凡事过虑,自讨没趣,实在是不好,该多读点书调节了。上次买的Samuel Johnson全集和Gibbon的Decline and Fall of Roman Empire都放在角落落灰尘,只可惜已经没有原来读书的心境了。

     

  • 三年2010年08月27日

    Tag:

         离开我那一片熟悉的土地已经三年了,我也不知道我当年怎么会这么狠心,一去不回头,三年不归。这三年事情不如意的多,朋友也渐渐少。少年漂泊,自然是四处随缘,逢场作戏。很多事情,当年很纠结,现在也淡定了。老了,人书各自老,风月两无功。有时候闲下来,也会想想旧事。时间久了,也就只是想想,心里也再不起半点涟漪。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然后该坚持的梦想一如其初。到了这个岁数,也没什么好感慨的了。最近接来了好多本科新生,他们那么青涩,也不知他们从我这老男人的眼神中是否看出来对生活的厌倦和疲惫。

         这里也是随着心情,开开关关。刚开始几年还有些闲心思就自己看的书写点东西。现在不但是没有心情,反倒是觉得这样的文字矫情幼稚。我也要成长为无趣的中年人么??????

     

     

  • John Maynard Keynes2010年08月07日

    Tag:

    一本Roy F. HarrodThe Life of John Maynard Keynes从冬天读到现在。最近又拿出来翻。Harrod是牛津的学生,写到这些Cambridge的学生未免自作聪明的酸溜溜的比较。不过还好,此书在凯恩斯过世后不久就动笔写,1950年成书,文笔之间还有些气度。不像现在人写的都是没有魂灵的英文。中间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一群文艺青年,Bloomsbury Group.猛然发现,几乎从不看小说的我喜欢的几个小说家都在这里面,Evelyn Waugh, E.M. Foster. Virginia Wolf也在。想不到Keynes也有这么文艺青葱的岁月,而且坊间关于Keynes的轶闻是确有其实的。因为以New Keynesian自居,当然也不会放过KeynesHayek关于货币的争论。芝加哥大学出的Hayek文集里面,有一册专门收录KeynesHayek论战的信件。编者写到,两人吵到Hayek来不及回信,Keynes就弃世了,Hayek lives long enough to see the decline of Keynesian and prove himself to be right without rival. 文辞之间,颇可玩味。

          上次在费城无意中买到一本关于Bloomsbury Group的回忆录和日记。读起来也很有意思。回到现实的经济学,弥漫着自已为是的各种philistine的所谓学术geek,沉浸在严密的数理masturbation中不能自拔。其实所谓学术,最后无非都是培养出一些维持美帝高校教育体系的教书匠,做些误人子弟的勾当。这还是其中优秀俊杰者才能当此重任。经济学这几十年对人类的贡献大部分都是些与草木同朽的无聊模型。当然这里并不是诋毁数学,而是真的和张峻山老师一样,鄙视庸俗的现代西方经济学。居然从数学模型中推出了moralliberal,我想,经济学家论文里所谓的TheoremLemma,十个数学家看到了,会笑死九个半数学家的。

          偶尔见贤思齐,发发牢骚。既然选了这条路,还是要冠冕堂皇之。毕竟很多事情,不经历某一步,就不会有下一步。只是身在其中,别太当回事。

          最后爆料。坊间流传的说十个经济学家有十一个意见,说的就是Keynes。在丘吉尔做财长的时候他反对金本位,十年后又在镜报写文支持金本位,所以这个多出来的意见是Keynes的。为什么?因为Keynes is bi.⋯⋯⋯⋯

  • 寒食2010年04月02日

    Tag:

    舊年友人有詩曰:年年寒食賦新詩,今年寒食渾不知。當時激賞其清新自然,回首已五寒食矣。少年時于黃州臨皋,臨江高哦 坡翁之“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當時舊夢已不可得。某在濟、在津、在洛時,每至寒食,無不看花遊賞,所見人間春色,略記之一二。濟邑此時之滿地黃金 錦,十萬水人家,是人間一等繁華。山間幽壑,泉鳴谷應。其間有杜鵑,鄉間曰映山紅者,點染吳山楚水。年少時珞珈賞櫻,花色薄薄,如雲氣出岫,笑靨人面,春 風快意,亦是人間一段風流。丁亥春,遍賞京西諸山,甚喜潭柘寺之玉蘭,亦是人間一段清華。某在津時,楊花似雪,輾轉多態,因之賦詞曰:楊花去年細。此是人 間一段多情。舊年在洛,自春至冬,無時不繁花如錦,洛陽花無數,亦是人間一等富貴。今居雪城,地僻苦寒,至寒食亦無花可看,莫不感懷人書俱老,風月無功。 因之賦詩曰:

     

    山城板舍報春遲,

    到曉流鶯 鬧南枝。

    驚起涼州孤館客,

    年年無 奈是寒食。

  • 九張機·廿四自壽2010年01月14日

    Tag:

    人曰某之詞,作婦人語。非也。耆卿慢詞,東坡縈損,人間自有一段癡情,此事無關風月。而稼軒詞強作俗語,反為不美。曼殊艷詞,別有懷抱,非徒壘砌辭藻爾。因之製九張機,依十一首譜,略其后語待他日,翻作香詞如下。

    【前調】

    一曲新詞一縷絲,纖雲織作九華衣。

    問卿底事飛梭擲,一寸流年一寸思。

    【九張機】

    一張機。夜來新月照星稀。憂思輾轉難成寐。冰簫送去、點滴心事、吩咐故人知。

    兩張機。去年春色約佳期。千條柳絮嬌無力。錦書回寄、劉郎不歸、人面鎖空闈。

    三張機。無端又誦義山詩。誰識錦瑟弦中意。莊生夢蝶、達摩西去、只履證菩提。

    四張機。朝朝對鏡畫娥眉。可憐未有留春計。朱簾漫捲、惱人天氣、梅雨試單衣。

    五張機。年年柳老作雙飛。凝成陌上無窮碧。一川煙草、滿城風絮、卻是看花遲。

    六張機。才郎不必女兒悲。世間只有情容易。春深酒淺、奈何獨醉、珍重待芳菲。

    七張機。三年未展額間眉。問卿何事功名累。東陽瘦體、西窗燭淚、只辜負君伊。

    八張機。心情一片倩誰知。洛陽道上無消息。檀郎輕薄、杜郎俊賞、都付與新詞。

    九張機。浮生如夢醒時稀。此中無限相思意。花開花落、春來又去,怕是得歸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