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归2009年12月27日

    Tag:

          昨日去学长家涮锅,通宵扑克。二点多出来,感觉气候异常的温润,都能感觉到积雪融化的声音。匆匆睡下,不到七点从梦里惊醒。第一次这么真切的梦见回家了。先是徘徊在门前,梦里还依稀记得口里残念着十二间第七家。仿佛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梦里居然记得那么真切,十二间第七家。小时候有同学来玩,都告诉他们我家在那一排十二间的白房子里,东边数第七家,西边数第五家。进门的时候发现门槛上有一龟,伸颈跻望。真是个读书人,做梦也生出个“思归”的名堂。摸手摸脚的上了三楼,走到自己的书房,躺头就睡。父母姊妹来抱怨,说恩么古多年不回。我睡眼惺忪的驳他们,哪里有古多年不回。说这话时,梦里感觉万分惭愧,就醒了。窗外天色欲曙,残雪都化尽了。又睡下不表。快雪时晴,聊备雪泥鸿爪。

  • “郎”来了2009年11月29日

    Tag:

    昨天一个同学给我发来郎咸平教授的讲座,让我说说看法。随便写了点。


    1 关于汇率
        确实,中国现在采取pegged on 美元的汇率政策遭到国际上的不满,加之中国的巨额出超。但是,美国绝对不敢贸然和中国展开汇率大战,而且美国官方现在对于中国汇率问题的态度还是很温和的。只是说敦促人民币渐渐自由浮动,并不是像原来那样说是要求人民币升值。而且中国政府也应该知道,短期的升值对中国意味着什么。在资本项目没有完全开放之前,在国内金融改革完成之前,在中国的银行成长成熟之前,中国是绝对不会放开人民币让其自由浮动。而且美国也应该知道,低廉的中国商品在Wal-Mart对于美国的低收入阶层是意味着什么。中国短期内汇率上升绝对是对中美两国,对世界都不好。在中短期内维持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微调波动,逐渐改革金融制度,开放资本项目,慢慢的把人民币推向国际化,从而随着市场自由波动。

        第二,关于郎所说,汇率和实体经济无关,完全是政治操作。对于这一说法,本人持保留态度。固然短期内的spot rate是和实体经济关系不大,但是real exchange rate还是和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因为汇率是和货币政策联系一起的。当然了,目前中国的资本项目没有开放,汇率和货币政策之间联系不大。但是美国的汇率也不是说政治操作的。因为在美国,汇率是和货币政策联系在一起的。自从去年bail out以来,美国货币发行量增加,利率下降,很简单的Mundell-Fleming模型就能解释了,货币政策的扩张必然是带来美元的走弱,而且是19个月以来的最低。这是基本符合经济学理论的。应该是说是这一年多来的美国货币政策扩张带来的美元走弱,而不是Fed的主观意愿。而且Bernanke已经在不止一个场合表示要strengthen US dollar。美国贸易入超赤字,不是这些年才有的。而是自1970年代以来的一个长期的经济现象。美国不会因为2008年的金融风暴而short run的去刺激美元贬值,减少贸易逆差,这个对于美国的经济意义不大。相反,美国现在失业率是10.2%,如果短期内刺激人民币升值,Wal-Mart的廉价中国商品价格会立马上升,这对于赤字总统Obama来说并不是利好。因为广大的低收入阶层还要靠着这些廉价的中国商品去补贴家用。只有中国才能为Wal-Mart提供这样稳定巨大而廉价的采购。

        再加之中国拥有2兆亿的美元储备,8千亿的美国政府债券,美国明年的赤字会上升到2兆亿。赤字总统Obama还要应对国内的医疗改革带来的巨大财政压力,兑现选票。美元持续走低,已经吸引来国朝总理的多次关切。连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也在赤字总统Obama访问中国之前指桑骂槐的给他下马威。无论如何,美国政府也不会贸然要求金主中国升值人民币。

        另外说句不中听的话,现在国际货币是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人民币因为缺乏流动性目前还是上不得台面的。虽然大家都知道人民币是潜力股,都卯足了劲想炒一番。中国只是仗着外汇储备天下第一,做了借钱给美国的第一冤大头而已,才会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有一席之地。当然了,以后也可以凭借这个和贸易把人民币推向国际化。但是,目前人民币并不具有国际货币的潜质。只要中国政府顶住压力,pegged on dollar,我自岿然不动。就无所谓郎先生所谓的汇率大战。

        另外,郎先生类比倭元和人民币是不恰当的。当时倭元升值的时候,倭元已经是free floating的,而且已经是主要的国际货币。人民币还没有修炼到这一步。而且中国经济还欠火候。倭国即使现在哀鸿遍野,但毕竟和刘姥姥所说,您老拔根汗毛都比俺腰粗。倭国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中国起码还需要二十年才能赶上。就怕到时候中国因为脑残计划生育的国策,搞得老龄化严重而经济又没冲上去,那到时候真是十亿白头的老大帝国了。

    2 关于金价

        国际金价的变化也没有郎先生说的那么简单。首先必须阐明一点,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在1930年代以后就放弃使用金本位了。金价作为期货炒作,对货币价格并没有那么巨大的影响,也不说明一国货币的real value。举例子,去年我国央行调整储备,把黄金储备翻了好几番,但是人民币价格还是基本稳定。从去年开始,每盎司黄金的价格几起几落,在1000美元附近波动。这完全是国际上期货炒作的结果,和Fed买进卖出黄金美元是无关的。美国政府再怎么黔驴技穷也不至于靠这点伎俩来维持美元价格的。而且也没有哪个国家这么愚蠢,会把本币和黄金又重新挂起钩来。

         美国Obama朝近来倒也是出了件怪事。Congressman Ron Paul 写了本书End the Fed.但是根本就是一派胡言。该congressman建言取消fed,重新实行金本位,这样大家都不会有金融风暴了。这样倒好,何必不回到元谋人时代,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回到barter economy倒也好。大家都省心。黄金现在只是投资品,人类经济已经不会弱智到身家性命都托付于阿堵物的。

    3 关于通货膨胀
       
        美国近来失业率很高,1930年代以来最高。10.2%.而且20-24岁这一代人很悲惨,失业率高达15%。昨天FT上有篇很有意思的文章Concerns grow for new lost generation. 从【蜗居】到new lost generation,寰球共此凉热,年轻人的日子都不大好过。但是到底会不会有通货膨胀呢?去年以来,世界各国都下猛药,财政扩张,货币扩张,刺激经济。1970年代以来的宏观经济学家都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inflation target。所以我认为,至少在美国、欧元区和其他的一些OECD国家,是不会出现非常夸张的通货膨胀的。说到这里,还是提提前面那个congressman Ron Paul,此君自命不凡,在国会上质问Bernanke,用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去羞辱Bernanke,说他不懂inflation。感兴趣的可以去YouTube上找视频。Bernanke是世界上研究inflation最好的经济学家了,他怎么会不懂inflation,只是不懂politics罢了。Bernanke在回答congressman的质问时候说,他的理解是不会出现通货膨胀。政府赤字并不一定导致通货膨胀,美国经济还在恢复中,失业率居高不下,我也同意Bernanke的观点。
      
        回到我国。昨天党政大员在北京召开经济工作会议,老生常谈,经济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本人在youtube上看了久违的新闻联播,熟悉的党八股,只叹天恩浩荡,圣心难测。谁知道中央又要采取什么经济措施呢。今年上半年的信贷扩张十分迅速,货币增长率是1995年以来的峰值。看了央行第三季度的货币政策报告,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其实,这经济政策也实在和我们这些经济学家们不相干了。中国会不会通货膨胀?我不知道。我觉得,不应该有的。



        郎教授一向喜欢语不惊人死不休。郎教授自然是在财务和金融方面自然是研究的很好,但是出来讲座骗骗愿意出钱的五陵豪客,丰富一下我国企业家们的业余生活,逗逗笑也就好了,倒要真把自己当回事,就罢了吧。

  • 京都的雪2009年11月16日

    Tag:





















         豆瓣上有心人,把雪里的皇城、京都仔细拍了一番。实在是喜欢这样富贵清华而一尘不染的雍容清丽,倒有十分的汉唐气象。玉宇琼楼、烟罗宫柳、快雪时晴,到此方知古人界画的格局范式不是欺人。家临九江侧,来去九江水。进进出出,南来北往,总是做京华过客。京都的雪见过,但这皇城的雪倒是第一次从照片见到,孤陋寡闻得可以。心灵很是震撼,廊腰缦回、这里编织着一个古典的梦。过去北上,京九线到西站还是卯时。出来随便晃上公汽直奔厂甸去,消磨一上午。再晃去什刹海,消磨一下午。掌灯的时候又晃到前门外的北京站,随便捡趟车奔天津去了。机缘不巧,皇城的雪从来没有见过。丁亥年春天的时候,总是来往京城,从初春消磨到仲夏。一得空就逛厂甸、什刹海。有一次下午去北海,上白塔的时候,天放大光明藏,西天一片金色。连西山玉泉寺都隐约可以看到。初春弱柳扶风,鹅黄乳嫩的万条丝线,婀娜多姿,宫墙万仞,好一派富贵清华的游春图。出了北海,便只奔景山而去。斜阳里,白塔灵光普照,乌衣巷口夕阳斜。上寿皇殿的时候,日近西山。皇城内是气象万千,庑殿排云,几似仙家。奔到景山脚下,天已擦黑。迂腐得对思宗皇帝的罪槐连作三揖大礼,取树脚下的残枝留念。这残枝和马蹄湖的枯蓬一路随我过洋,在洛城丢掉了。那是春之京都,一见如故。人生艳遇不常得,情、境、心难得自在。今天见这京都的雪亦是一见如故。某素喜雪。在黄州时,一日上元雪,和二三友徒步从学校走到苏东坡的雪堂。春雪氤氲,山间竟然有雾气,山村古寺、江雪寒春、倒似乎做了宋人,入了范宽的雪山萧寺图,苏子就要从画中走出,与吾辈步自临皋,对着大江东长啸一番。

    我怀念京都。

  • 本事2009年11月09日

    Tag:

    本事

    雪城初雪,釅了一壺清茶,聽幾首曲子,吟了幾句。感士不遇也……

    檀郎字字計風流,粉黛嫏嬛校春秋。
    酴醾蕤蔓花好色,一夜青燈照白頭。

     

    青燈有味似兒時,月色依稀滿樨枝。
    微吟幾曲折桂令,卻道巴山夜雨遲。

  • 中国汇率政策的简单评述2009年11月09日

    Tag:

    中国汇率政策的简单评述

    1022日, Paul Krugman在纽约时报撰文指责中国的汇率政策,用词恶劣,并在文章最后扔下一句狠话,说“Something must be done with Chinese currency”。很不幸,本人这几年对于中国汇率些许有些研究,因此对Paul Krugman的这篇文章有很多话要说。在展开讨论之前,请列位看官看图。

     




    此图采用数据系从IFS所取的人民币汇率从19901月到20091月的月度变动。首先对我国汇率政策做一简单回顾。自1949年到1979年,中央政府采取计划经济政策,奉行“既无内债,也无外债”的圣谕,因此人民币币值严重高估。当时官价是1美元兑换1.86人民币,而实际市场贸易价格大概是1美元的货物在国际市场上可以大概和3人民币的货物等价。由于计划经济,加之中国的出口贸易主要是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进行,因此当时中国如果按照官价去做国际贸易,是绝对亏本的。这就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汇率政策。

    1980年代中央政府开始对汇率进行调整,汇率一路从1.86调整到3.21,再到5左右。1994年底,中央银行调整人民币的官价,使官价和市场价一致。从此11年之间,人民币汇率长期维持在8.3左右。由于自2001年起,中国加入世贸以后,外贸增长迅速,出现大量的贸易顺差,积累了巨额的外汇储备,招致国际上对中国汇率政策的批评。迫于国际上的政治压力和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中央政府在2005年采取新的汇改政策。其一,采取“一篮子”的汇率政策,其实主要是人民币盯住美元。Frankel和魏尚进去年在IMF里有文章,研究表明,虽然中国采取波动汇率和“一篮子”的政策,但是美元在这里面权重在90%以上。其次,允许一日之内的汇率在正负0.5%内波动。从此以后,人民币汇率一路从8.3升值到今天的6.82

    美国自金融危机以来,景气低迷,一路放任美元贬值。汇改以后人民币主要盯住美元,因此由于人民币汇率所导致的全球贸易失衡在这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之下,愈加显得突兀。




    此图为人民币汇率变化走势和经常项目的变化走势。从图中可以看出,即使是在汇改以后,人民币缓慢升值,中国的贸易顺差仍然在持续走高。以上是对中国近三十年的汇率政策做的简单回顾。下面分别论述本人对于中国汇率政策的一些看法。

    首先论述一下,本人为什么觉得Paul Krugman的观点可笑。中国的汇率政策不是昨天才变成这样的,是这三十余年来,根据中国的经济改革不断演化而来的。而且关于中国政府是否操纵人民币汇率,无论是学界还是政界,都有颇多争论。有一点毫无争议的是,中国政府现在采取的汇率政策是合乎国际常规的。大部分国际金融学家论证中国的汇率只是“misaligned”,而非是所谓的“manipulated”。而Paul Krugman在专栏文章里误导大众,言辞确凿的声称中国操纵汇率,此学者耻为之也。其二,由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而带来的国际间贸易极端不平衡也不是中国“操纵”汇率的直接结果。作为一名因新贸易理论而获诺奖的经济学家,改其初志,如此极尽所能诋毁因自由贸易而受惠的中国,实在是可笑。第三,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货币霸权国,自金融危机以来不负责任的放任美元贬值,刺激美国出口。而由于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美元持有者,且执行和美元直接挂钩的汇率政策,Paul Krugman没有理由去批评由于美元贬值而带来的人民币在国际贸易里相对走弱的必然结果。国际贸易不平衡的根源不在于中国的汇率政策,而在于美元的超霸权地位。中国不过是较好的利用了自由贸易的福利,发挥自己劳动力密集的优势,靠着广大民工兄弟们骈手砥足,做死做活的为国家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Paul Krugman口口声声站在道德优势上,污蔑中国借着这样的外汇政策窃取了世界上其他穷国穷人的工作机会。试问一下Paul Krugman,全世界最便宜最吃苦耐劳的民工在哪里?毫无疑问,在中国啊。经济学家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看不见的手。工作机会流入中国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汇率政策只是这里面最不重要的一个因素而已。为一个贸易理论学者说出这样的没有道理的话而汗颜……

     

    人民币该不该升值?

     

    我想,倭国和倭元作为前车之鉴,道理不说自明。更何况在这风雨飘摇的世界经济局势之下,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对于维持中国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而且中国的金融体系尤其不堪一击,如果贸然开放资本项目,后果不堪设想。由于中国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是国有银行,中国的金融体系严重依赖政府的政策。居民储蓄率过高,国有企业贷款率过高,而且迫于政策压力,大部分贷款回报低于市场回报率,支撑着这样的脆弱的金融体系。这么多年的金融体制改革也几乎不见成效。短期内,是不宜开放资本项目,进行人民币自由兑换的。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币在世界贸易中所占比重愈大,而且国内金融体制愈健全之后,人民币是需要开放的。然后纵观当局所为,似乎短期内并没有这样的长远规划。当局自年初,采取了自1995年以来的最为迅猛之货币扩张。参考2009年第二季度的中央银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上半年M2的同比增长速度达到28.5%,而信贷扩张的增长速度达到34.4%。在这样的大手笔之下,根据当局统计数据,前三季度经济增长在7.7%,而且取得了有28省市的增长数据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上的好成绩。且不论证数据之真伪。单论这一货币政策的扩张给中国经济所带来的隐忧。众所周知,此次金融危机中倒掉的大部分都是依赖出口贸易的近几年兴起的私人经济。而挟当局4万亿之巨资扩张资本的正是那些国字号的大型企业。也就是说,借着政府政策和金融危机的东风,国有资本一扭颓势,压缩着这些年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一点私人资本的生存空间。关于前两个季度扩张的信贷的具体数据目前不见于中央银行的统计数据,想必是爹生的娘养的国有资本大获其益。不知道这一剂猛药会给中国经济的后续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当局向来是凯恩斯主义的信徒,善于运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不想运用起货币政策居然是这般的生猛。窃以为不可。以下是自2000年以来的货币增长速度和汇率变化走势图。




     

    由于20091月以后的数据不在此列,不能客观真实的反应在当局指导下,货币发行量昂首挺胸的大踏步前进样。这次货币扩张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有待于数据充足后的进一步研究。

    至于人民币的真实价值,不同的经济学家算法不一样。按照购买力平价而言,1美元大概在兑换35人民币之间,这是比较被广泛接受的一个范围。可以坦言,汇率可以看做中国经济改革的试金石。中国经济现在的贸易依存度在40%以上,作为一个大国是极其不健康的。当局须裁夺政策,引导内需,转移经济发展模式。同时改革金融体系,让利于民,适度不断放宽人民币波动范围,逐步开放资本项目,把人民币引导到市场决定的机制上来。再下一步做的就是苦练内功,不断把人民币国际化,最终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达到武功最上之乘。

     

    如果按照中医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中国经济是阳虚阴亢。而汇率将是诊断中国经济的一个综合指标。奉劝当局苦练内功,让利于民,这比打什么“组合拳”要好多了。

     

    正是:

    官家重利较锱铢,西域胡僧信口诬。

    未及文景轻薄赋,描画清明上河图。

     

     

    恨不能尽平生所学以报国家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