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广济刘氏四修大成宗谱2013年09月15日

    Tag:

    笔者案:本人五月份回乡,有幸去参访了大成谱堂。后得刘辉光、刘堂玉宗亲提供福五户、元政户的资料,加之本人过去所搜集整理的资料,终于对广济刘氏的宗谱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虽然宗谱所赖以生存的封建宗法制度和农耕社会已经逐渐消失,但这种古风良俗,还是应该保存的。本人一向关心乡邦文献,亦好读古书,虽然身在海外,但也希望能为此次修谱做点什么,我亦很庆幸,我能生在广济这么一个还保留着那么多古风的淳朴的地方。虽然我们现在生活的社会充满着各种戾气,现实的制度总是让我们一再失望,专注于这些故纸堆,或许能让我们能有所寄托。记得夏天的时候看到谱堂的几位修谱的老先生,虽然有村学究冬烘气,但礼失求诸野,或此之谓也。五百年必有王者兴,也希望我们的社会,政治制度,和国家能更好一点。此所谓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也。虽则村野,但寄托着我诗书天下、礼乐春秋的中国梦!

     

    1 汉从、汉瑞公世系考

     

     

    广济彭城刘氏宗谱向来是各户分修,民国三年首创阖族同修大成宗谱,因此对于广济刘氏到底是出自汉从世系还是汉瑞世系,各户争议较大。现根据本人所掌握的资料做如下考证。

     

     

     

    以成户、显户、福五户、星八户、文贵户、元政户等各户历次所修宗谱,均以汉从世系为准。民国三年首创之大成宗谱,各户意见不统一,序言里面回避了汉从/汉瑞世系的争论,仅宗述迁广济始祖千一公(言巨容公十一传至千一公)。民国二十五年重修大成宗谱,与鄂东各县联谱,确定以汉瑞世系为准。1990年代初,天演堂倡修大成宗谱,再次明确将汉瑞世系写到大成宗谱。然各次修谱,意见多有不一,以成户谱为例,成户1989年所修宗谱,仍以汉从世系为准。

     

     

     

    汉从世系,首次见于嘉庆年间成户所修宗谱,序言里面提到,禺容(名字或有出入)在弋阳谱局考证老谱凡二十余年,考证出广济刘氏出自于汾公三子汉从,汉从之长子义望。现将两种世系列之如下:

     

     

     

    巨容-汾公-汉从-义望-三三-小三-五四-七十-九十-百一-千一

     

     

     

    巨容-汾公-汉瑞-义广-三三-小三-五四-七十-九十-百一-千一

     

     

     

    以现存文贵户光绪三年所修宗谱来看,仍遵从汉从世系,但旁注,或名瑞。由此可见,至迟在光绪初年,汉瑞世系已经影响到各户修谱。然本人认为,汉瑞世系乃是窜误,不足徴信,理由如下:

     

     

     

    1. 考证安徽太平县【起霞刘氏宗谱】光绪三十年叙伦堂本,汉瑞公生子二,义胜、义升,而汉瑞-义广于此不符。【起霞刘氏宗谱】与江西弋阳老谱同,均记载义广为汉胜公子。

     

     

     

    2. 虽然各户有汉瑞世系一说,但均有记载汉瑞曾任宣州通判。考之【起霞刘氏宗谱】,关于汉从记载,确有宣州通判之说“母宋氏,行九,以功授州通判,居新陂”。但关于汉瑞的记载,称其为处士,“母鲍氏,行十二,字永徴,清德□□,由新陂迁铅山”。处士是对古代未曾出仕的读书人的敬称,因此,汉瑞说谬误可鉴。

     

     

     

    3. 考之民国二十五年修广济县【天演堂大成宗谱】,所记载十四汉所出义字辈记载与【起霞刘氏宗谱】及弋阳老谱多有出入。因此,巨容公至三三公世系,应多为后人联宗修谱汇编演绎而成,并非出自于原始的历史记载和严格考证。

     

     

     

    然而汉从世系亦无法和江西弋阳老谱吻合。考之广济刘氏成户宗谱,言千一公于元丰年因籍官土承粮,由江州德化县迁居广济沙上。此处籍官土承粮,意即因来广济耕种官家土地,承担缴纳皇粮的义务而占籍此地。这符合宋代江西填湖广的历史背景。考之嘉靖辛丑元政户所修宗谱,世範公在序言里提到

     

     

     

    矧自雙溪以前,僅傳小本,后將八世無紀用是憮心爰考舊本及諸祖墓銘所載沙上派出鄱陽祖唐巨容,宋慶元朝家武穴沙上,后徙居東岡店,即今三四戶環堵所止也。……劉姓自陶唐以后受封明白,我沙上舊本倣之,鄱陽族譜自巨容至萬三,十二代世系俱相照證,其先之居址幽宅皆不載,而后之祖考妣諱氏,特著其詳。

     

     

     

     世範公明确提到端四公以前(端四公号双溪),仅传小本,并无详细记载,这符合成户宗谱“籍官土承粮”的记载,盖升斗小民,并没有详细的宗谱随迁。然而成户宗谱、以及【乾隆癸丑广济县志】里面的氏族志均提到千一公元丰年间由江西德化迁居武穴沙上。考证民国二十五年大成宗谱,有三三公迁古鄱东和南乡闻家塘居焉的记载,验证了世範公所谓派出鄱阳的说法,符合民间所传先民来自瓦屑坝的传说。

     

     

     

    但是元政户历代所修宗谱,均未明确提出汉从世系,只是笼统的提到派出唐巨容,十二传至万三。以元政户历代人文渊薮,无从证实的观点是不会贸然写进宗谱里面。因此自嘉靖首修宗谱,历万历、乾隆数修宗谱,均未在序言里面明确提到汉从世系。迟至道光七年所修宗谱,才在序言里明确提到“明亳州祭酒世范公,力索鄱阳世本,与家旧谱参质,始巨容,宗汉从,迄端四,约十三世,与各户世系考证,江西老谱相近,近按湖口谱首,巨容公后益三代,则十六世矣,本族支谱,十四汉字,异名亦异宗,诸如此类,生千百年后者,难言之。万历戊午秉録、秉钶公,惟从先而已,而后世又奚异哉。”但其中又提到“诸如此类,生千百年后者,难言之”,语焉未详,但亦是感慨历史湮没,无从考证。

     

     

     

    然广济刘氏由宋到清嘉庆都未曾有汉从世系的说法,而自嘉庆以降,汉从/汉瑞之说纷纷,原因何在呢?盖清以异族入主中华,“严夷夏之防”,下诏删改一切家谱之僭妄字句,将谱牒之类,尽删除在【四库全书】之外。因此民间由此激发起来的民族感情,尽寄托在大修宗谱上。所以乾隆以后,各地联宗修谱之风炽盛。成户嘉庆修宗谱,禺容公在序言明确提到,在此之前,子弟不知所从来,因此考证弋阳老谱,考证出来汉从世系。因此,在这个历史背景之下,虽然按照禺容公描述,先后出入弋阳谱堂,考证二十余年,但嘉庆去唐千余年,考证工作大部分也是捕风捉影,但求自圆其说而已。

     

    广济刘氏虽自宋迁来广济,但迟至民国三年才首倡大成宗谱,因此以上汉从/汉瑞的分歧是情理之中的。然两相权衡,应以汉从说更为可取。

     

     

     

    结论:以目前广济刘氏所存历代所修宗谱考证而言,千一公系出弋阳巨容世系,确凿无误。但千一公以前,世系未详,仅存小本(古代用来祭祀用的世系,类似于广济所谓的包袱单),因此无论是汉从世系,还是汉瑞世系,均不能有确切的历史资料证实。但汉瑞世系确实可以证伪,为传抄窜误,应该修订,不能把谬误传给后人。至于汉从世系一说,虽无法证实,但此说从嘉庆以来,在广济刘氏各户均获得共识,应当尊重历史,予以保留,并注明前代历史湮没,文献未能证实,存而不论,是为信史也,亦足以昭明祖先,不愧对后人。

     

     

     

     

     

     

    2. 关于世系与字派的不一

     

    广济刘氏字辈如下:

     

    旧注宗派:光超斯衍秀     炎基鍾瀚棠    煇吉钧康业    熙佳锡浩枋

    新增宗派:勳堦铨治策     显达炼承材    烈起新源本    莹奎鉴泰来

     

    旧注宗派起源于明嘉靖前后,新增宗派起源于清嘉庆道光年间。在此之前,成户有“榮至鐘洪楙”的字派,而元政户有“世天秉洪楙”的字派。可见,在嘉靖以前,各户宗派并不统一,迟至嘉靖才统一到洪字派。然传承至今,以本人瀚字辈为例,巨容公以降,为三十五世,而在广济刘氏其他各户,瀚字辈为三十四世,亦闻有个别户隔了八九世者。现根据本人掌握资料,考证如下:

     

    元政户嘉靖修宗谱序言中提到“……時糧千有余石,邑僉額長至我明興洪武乙卯,丈糧供報分析,辛酉冊析文政,因祖元政公字名之也”,可资为明初广济刘氏分户的历史明证。现将成户及文政户在分户以后的世系略列之如下:

     

        千一-万三-端二-大八-念三-福三-道成-克辉-针公-溶公-株公-榮君-至逵-钟翔-洪字-

    元政户千一-万三-端四-大一-中四-元政-奎公-钱公-洪公-尚字-世字-天字-秉字-洪字-

     

    从以上对照,不难看出,成户针公以后,元政户钱公以后,均使用五行为字派。虽然元政户中间使用世、天、秉等字,但最后均统一到洪字。考之广济刘氏派字,以成户为例,自针公始为金,金水木火土,相生为序。这符合明代的习惯引证【明史·卷一百表第一诸王世表一】洪武中,太祖以子孙蕃衍,命名虑有重复,乃於东宫、亲王世系,各拟二十字,字为一世.子孙初生,宗人府依世次立双名,以上一字为据,其下一字则取五行偏旁者,以火、土、金、水、木为序,惟靖江王不拘。民间有样学样,依照皇家成例,以五行取派字。然后成户宗谱派字与世系和其他户相差一代,缘由为何,今已无法考证。可解释为下:

    1. 成户自九世起才启用五行派字,而元政户自八世便启用五行派字。后世修谱,未曾考订,因此沿用至今。

    2. 考证元政户道光七年宗谱序里提到“……万历戊午秉録、秉钶公,惟从先而已,而后世又奚异哉。第世与秉中隔一代,相距七十八年,戊午修后,未修者二百有九年矣。愈久则支愈繁,谱愈难理,其间会议合修,谋定事寝者数次。厥后鲁风、补巢、慕扆诸公,慨然以身领其事,奈稿成中止,以墨代简,以纸代版,其苦心历百年犹可想见。至于其中所提到第世与秉中隔一代,相距七八十年,因本人未见到元政户老谱,无从知晓,其中所谓隔一代,所指者何,不知是否与此有关,姑且存之不论。

     

    另考证福五户宗谱,现将世系列之如下:

    千一-万三-端二-大八-念三-福五-道隆-克忠-玺堂-仲礼-胜杰-泰和-后华-启孝-登俊-佑起-洪绪-恩宗-焕文-陞位-炎字-基字-钟字-瀚字-

     

    由世系可见,福五户迟至炎字派(大概在道光年间),才启用大成宗谱的派字。考证广济癸丑县志,有主编蕲春陈寿按照唐宰相世系表,为广济县志编写了氏族志,其中双溪刘(端四公后裔)以人文渊薮、福五户以仕宦显著,均列之氏族志,排在唐代迁入广济的徐氏之后。其中明确提到,双溪刘出自德化(其中将千一公记载为刘齐,盖以千一和音也),福五户出自南昌梓溪刘氏。然考之福五户旧谱,向有出自千三公的说法,后洪佑公修谱,才考证出“生祖千一,嗣祖千三”的说法。

    本人认为,福五户与成户均出自念三公,应是确凿无误的,因为福五户祖坟就葬在成户附近的黄狮岭。造成上述差异的原因,应是洪武年间分户以后,各户各修宗谱,各宗其说,莫衷一是。考证成户老谱,提到嘉靖以前的谱均湮没失考,出现以上差异,在所难免。后世年代久远,已经无从考证,亦只有存而不论。

     

    3. 关于倡修艺文志

     

    广济刘氏,自宋迁入,后世中颇多文名,尤以双溪(端四公)后裔为著。考证广济刘氏明清以来进士录及著述成家者如下:

    刘天衢(隆庆五年进士)

    刘近臣(明进士,参考乾隆癸丑广济县志,具体是哪一科进士本人记不清了)

    刘醇骥(清史稿·儒学列传)

    刘养微(诗人,不仕著述收入【四库全书】)

    刘思舆 (乾隆二十五年庚辰科进士)

    刘映丹 (道光十六年丙辰恩科进士)

        (同治二年癸亥恩科进士、 解元

    刘寅浚 (光绪十六年庚寅恩科进士)

        (章黄学派嫡传,武汉大学名教授)

     

    以上尽皆出于双溪后裔,其中刘燡、刘寅浚、刘赜系祖孙三代,不可不谓之人文渊薮也!其他各户仕宦显著,著述成家者因资料有限,未能尽列。考之【乾隆辛未广济县志】,其中艺文志资料详实,颇多刘姓族人著述;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所藏光绪丁亥松江金山县署所刊、夏槐所编的【广济耆旧诗集】,亦有不少文献资料。此次修谱,如有时间,应一一辑录,编成艺文志,不徒彰显先人手泽,亦激励后世子孙读书自爱也。

     

    关于刘赜先生,可寻访其学生哲嗣(如暨南大学文学院院长詹伯慧教授),撰写行状,列入宗谱。(亦可请成户刘宋川教授撰写刘赜先生学术评传,刘宋川教授研究音韵学,对刘赜先生的学术应该比较了解)

     

    4. 建议

     

    首先,此次修谱,万万不可以汉瑞世系的错误观点入谱,否则无以对后人有所交代。理由分析如上文。

     

    其次,因发掘旧谱中珍贵的历史文献资料。应将过去各户历修宗谱的序言统一辑录,整理成电子版,作为历史资料保存。

     

    第三,对于广济刘氏各户宗谱中反映广济地区历史变迁的历史资料,可以找市志办合作,整理成册。比如洪武年间分户资料,显户属军户、成户属民户的资料,这些都反应了明代以来官家对民间户籍的管理,是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另如福五户民国三十六年所修宗谱有居正先生所作序言,明确提到“福五公有子曰道隆,字庚一,其有孙曰兴二,字文勝,出嗣居公洪三,开居文勝源、浴、潜、淅四支。由是两姓子孙数典不忘,同祀庚一公墓于展旗寨之阳,世世罔替”,这也印证了【乾隆癸丑广济县志】中灵西乡居刘勝的记载,是记录广济人口姓氏变化的第一手资料。另如成户宗谱,以光廷公支下为例,传至衍字派,从兄弟十五人,然因为咸丰年间,湘军与太平天国在安庆、九江、武昌一带鏖战,广济人口损失大半,至秀字派,只剩下秀朝公一人有嗣,其他诸公,或早夭、或战死、或流寓他乡失考(以陕西商南地区为多),甚为可怜。这些都是异于官家修的正史,是真真切切的时代的写照!

     

    第四,建议谱成以后,可以送请上海图书馆、盐湖城家谱图书馆等国内外专门收藏家谱的图书馆收藏。广济刘氏宗谱自宋以来的记载,均是备载详细,有据可考的信史,理应奉献给公众,对于研究古代迁徙史、社会生活史均是难得的一手资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