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妄言之(二) - [故乡]2009年06月03日

    Tag:

    姑妄言之(二)

    栖贤寺

     

    说到这个小镇上的栖贤寺,倒是有些说头的。我本人并没有见到栖贤寺,大概50年代后就被拆掉了。只是小时候走在布满法国梧桐树荫的栖贤路上,觉得这个路的名字好不雅致。正好这条路上有本地最好的中学,还有文曲戏剧团,也算是得其所。

    栖贤寺当年理所当然的是有贤栖于兹了。旧闻说栖贤寺在清末有一个颠僧,法号小颠,于此兰台说法。此人来历甚是了得,确切的只知道是太平天国的高级文官,被曾剃头破了金陵后,遁入空门,流落到本乡,大概在1900年左右圆化。此僧平生最大功业在于有一私淑童子,刘文岛。刘文岛先生祖上贩鱼盐,从江苏迁来本埠,自幼跟随小颠和尚念书,后来入了保定军校,做过北伐军政治部副主任、德国、意大利公使,汉口特别市市长。此君任德国公使时,在一次酒席上因希特勒蔑视中国,刘公使故而向其敬酒挑衅。不想希特勒刚愎自用,斗气同刘公使豪饮二十余杯烈酒而大醉,丑态百出,刘公使依然面不改色,当时在外交界传为笑谈。其任汉口特别市市长的时候,于民颇有惠政,汉口的标志之一阅马场的中山铜像即是此公善政。就在其任公使的时候,其老祖母归西,未能奔丧,蒋介石亲笔题签,托人送去“阙贻孙谋”匾,以示安抚。据说当时在这个小镇上颇引起很大的轰动。现在栖贤路往小弄堂里走,实验小学旁边有一处很大的老宅子,便是刘氏的祖居了。小时候经常会经过这个阴森的老宅,透过花棱窗子往里面看,除了黑暗还是黑暗,印象非常深,到现在里面还没有住人,不知何故。

    栖贤寺大概在50年代以后改建成了中学,本人和这个学校没什么缘分,亦无有太多的感觉,就此打住。

     

    小镇的吃食(一)

     

    小时候,大概五岁的样子,看到路边有一个小饭店,卖米粉蒸肉,豆泡炖肉,打出招牌“广济风味,家乡感觉”。幼小时候不免觉得这标语可笑,因为这些吃食实在是太平常了,何必大肆广而告之呢。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怀念这些平常的食物阿。

    方言里,好吃的小孩总会被大人骂上两句好吃堂家,馋痨色痨。小时候总是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痨是肺病,可能人害了肺病会很贪吃吧,至于色字,无考。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种叫做敲糖的营生。一般是借敲糖之名,行收破烂之实。大抵是一老翁担一副扁担,前箩后箩都是装的沿街收的破烂。后箩上一般都有一个很大的圆篾箕,用白尼龙纸盖好,里面放的就是白糖,也叫做糯米糖。手里拿着一个小铁铲一个小铁板,沿街敲着,曰着“敲糖喽”。(方言里面曰字是指大声喊的意思)。记得那种糯米糖特别的好吃,可能是糯米粉放得多些,不像一般卖的糖放得太多而腻。一般是在中秋节前后,会有敲糖的沿街叫曰。敲糖的糖是不卖的,大都是乡下自家做的,拿到小镇上来,敲糖和人换些废旧物品。所以小时候中秋前好几个月的暑假就会和兄弟姐妹们商量着积攒废品破烂,等着中秋时和敲糖的换糖吃。一般敲糖的都是白胡须的老人家,和蔼可亲,放下扁担,操上手中的小铁铲和铁板,要多敲就多敲,要少敲就少敲。因为糯米糖很硬,所以敲糖的时候和敲石头无异,老者的金石之声,一群小孩子围着喊着“多点,多点”,甚是可爱。只是这种以物贸物的古风今已不存。

    还有一种是炸爆米花和米果的营生,两种都是用一种柴油机炸出来的,已经对这种机子没有多大印象了。只记得炸爆米花的时候,最后会嘣的很大一声,爆米花全部会炸到一个麻袋里面。炸爆米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对于那个不是很久远但贫瘠的以前,小孩子都像过节一样的开心,央着家里大人拿出陈年烂米炸爆米花和米果吃。一群小孩子围着柴油机,捂着耳朵等着那最后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嘣,然后一哄而散,然后又会很快的跑道麻袋前,吵着“勒个是侬屋的,兀个是娾屋的”。炸完爆米花后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所有的小孩子都会捧着一个搪瓷碗,白开水泡着一碗爆米花到处跑,裤兜里都是鼓鼓的爆米花,空气里到处都是米香的味道。实际现在想起来,那种爆米花没有吃头,白白无味,小时候怎么会吃的这么开心。

    还有卖豆腐和豆腐脑的,一般都是女的出来卖豆腐和豆腐脑,而且都很素净的样子,有的在端午前后出来卖豆腐脑的还会在头上戴栀子花,清香素白。小时候穷极无聊,花两毛钱买块豆腐拌白糖捣碎吃也算是不错的零食。

    另外还有一种小镇特有的吃食,酥糖。酥糖也叫桂花董糖,说是万历时候小镇里的一个董姓孝子,母咳嗽久病无医,用白糖炒桂花、白芝麻侍奉老母亲,老母居然痊愈了。因此就被糕点坊的学来,发扬光大,成为小镇的第一名的特产。我家隔壁住着的就是食品厂厂长,专门做酥糖的,所以小时候没有少吃。过年时候互相拜年也送的都是酥糖。小时候吃的酥糖都是长条长条的,里面有很多的骨子,确实不错。现在听隔壁的邻居说,现在做酥糖都偷工减料,做成一块一块的,骨子很少,也没有原来好吃了。长大后才知道淮扬一带也有一种类似的小点心,叫董糖,说是董小宛专门做给冒辟疆吃的,口味差不多。究竟这个董字是缘自于名媛董小宛,还是小镇上的董孝子,已经无考了。不过董小宛总归在万历以后吧。下河街原来有个桂花桥,据说就是董孝子的住处,我小时候是从来没听说过桂花桥的,后来知道有了去找过一两次,无果。

    说到点心,还有几种乡下物品,叫做港酥饼、发饼、马蹄鼓。港酥饼可能是缘自于黄石港的港饼,不过比港饼大、酥。发饼不是很好吃,很软,可能是面发出来的,所以叫发饼。马蹄鼓,其实现在想起来无非就是一团烤出来的劣质面团和糖精,形状很像鹅卵石(方言里叫马蹄鼓),虽然很平常,小时候却是很难以忘怀的零食。港酥饼和发饼都会在新媳妇回门、抓周之类喜事的时候,事主做好一担,用红纸封好,四处送亲友。而且印象中,老人家总会有一处藏这些东西的糖盒果盒,时不时地拿出来分给孙辈们吃。有时候老人家记忆不好,藏了总是不记得拿出来分,所以我小时候吃了不少坏掉的港酥饼。虽则坏掉了,但现在想起来老人家这种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总是很温馨的。

    还有很多小点心,现在想起来大多都是苏式的。方块酥、云片糕、龙须酥、桃糕、绿豆糕、金银豆、莲子糕都是很好吃的甜点。其中龙须酥口感最好了,而且也好看,在天津见过一次,但远没有小时候吃到的好吃。方块酥和萨其马不一样,用红糖和菜油炸出来的,特别的脆,有时候会吃破嘴唇。

    其余的记得有各式烧饼,红糖烧饼,牛肉烧饼,河南烧饼,小通城豆皮,炒米粉,鸡汤鲜菇粉,这大概都是很常见的吧。另外有种特别的食物,记得每到春天,都会做一种叫卷煎的春卷。卷煎馅用豆芽菜、脆里红、五香豆干、花生米、干辣椒拌成爆熟,外面会用大菜叶子做皮,包成三角状,小巧可爱,青色欲滴,似乎把春天都包进去了。一般都是在上元节到花朝节前后做,做好后用菜油煎黄,一卷一煎,可能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吧。这道春卷据说是东山上五祖寺的和尚们发明的,大概是上元节为了答谢朝山香客,然后就这么传开了。都是家常菜蔬,但小镇的人走到哪里也不会忘记这故乡春天的味道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檢點平生未盡心 2009年06月03日
    荆楚岁时记(二) 2009年06月03日
    荆楚岁时记 2009年06月03日

    评论

  • 我家就住在栖贤路上,对博主说过的码头、八户塘等都很有感情,可惜每每想要下笔都是辞不达意,很遗憾,看了博主的文章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