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读钞 - [洛城笔记]2009年06月03日

    Tag:

    夜读钞

    风雨夜读,百无聊赖,做些笔记文章,类似于朱生豪氏的小言,遣怀而已。

     

    东坡

    读涵芬楼印的《孤本元明杂剧》和光绪甲申年铅印之《古今图书集成》,有几则录之如下。

    (提要·贬黄州)原标苏子瞻风雪贬黄州.明抄本.元费唐臣撰.记王介甫授意李定.劾东坡吟诗怨谤君上.帝震怒.将置之死.张方平救之.乃免其死.贬置黄州.介甫撼犹未已.令杨太守绝其资粮.以致东坡妻子冻饿.幸赖马正卿周给得生.而以东坡奉召回京作结.按东坡死于元丰二年七月为李定等奏劾.奉旨送御史台勘问.张文定范蜀公等上书救之.乃谪黄州.以三年二月到黄州.在黄时.禀食既绝.人口不少.但痛自节俭.日用不得过百五十钱.其后马正卿为请得故营地数十亩.使得躬耕其中.至七年正月移汝州.八年八月移知登州.甫到即召为礼部员外郎.此本所记各节.皆有所本.惟官阶则前后牵合.以资贯穿耳.曲文通体清俊.第一折点[绛唇云]. 万顷潇湘.九天星象.长江浪.吸入诗肠.都变作豪气三千丈. [混江龙].诗吟的神嚎鬼哭.文惊的地老天荒. 此等词句.极称东坡语气.允堪颉顽大江东去.用铜琵铁板唱之也.第二折[端正好][滚绣球]二曲.沈谱采之.久已脍炙人口.然通本中佳句.胜此二曲者尚多.[呆骨朵][三煞].向新妇矶头.鸥鹭乡中.儿女浦口.鹦鹉洲边.涨一竿春水.带一抹寒烟.棹一只渔船.黑甜一枕睡.灯火对愁眠.[二煞]云佳音不托云间犬.老计惟凭阳羡田.对橘绿橙黄.山高月小.听南枝惊鹊.衰柳鸣蝉.不愁远害.不陷危机.不纳高轩. [煞尾].但使歌低酒浅.卧雨眠烟.席地幕天.一任长安路儿远. 何等超逸.何等俊雅.现今所存元人及明初杂剧.三百余种.此本堪云观止.

     

    《孤本元明杂剧》是民国时期大曲学家王季烈先生据脉望馆藏书校定,大都是牧斋绛云楼灰烬之余而剩下的。此曲正如君九先生所谓堪云观止。只可惜现今昆曲曲目里无传。如若仔细学习词源曲律,或可恢复之。

     

    《古今图书集成》之博物彚编艺术典第六百三十卷星命部纪事之十 杂录之一有文如下。

    东坡志林:吾昔谪黄州,曾子固居忧临川,死焉。人有妄传吾与子固同日化去,且云:如李长吉时事,以上帝召他。时先帝亦闻其语,以问蜀人蒲宗孟,且有叹息语。今谪海南,又有传吾得道,乘小舟入海不复返者,京师皆云,儿子书来言之。今日有从广州来者,云太守柯述言吾在儋耳一日忽失所在,独道服在耳,盖上宾也。吾平生遭口语无数,盖生时与韩退之相似,吾命在斗间而身宫在焉。故其诗曰:我生之辰,月宿南斗。且曰:无善声以闻,无恶声以扬。今谤我者,或云死,或云仙,退之之言良非虚尔。  (清人按语)韩退之诗我生之辰,月宿南斗。乃知韩退之磨羯为身宫。仆以磨羯为命宫,平生多得谤誉,殆同病也。

     

    《古今图书集成》为清康熙时闽人陈梦雷所编,初看到磨羯时,很是诧异,难道从苏大胡子就开始八卦星座了?考证了一下,原来黄道十二宫在隋初那连提耶舍所译佛经《大方等大集经》时,已经传入中国,中唐由密宗传入日本。至于黄道十二宫和十二星座的不同,应该是在现代天文学传入后的译法不同而已,看来语言真是神奇的东西,尤其是中西文化的交通。孟心史先生《心史丛刊》·卷一之朱方旦案一条,从中可见证清初康熙朝康熙本人及士大夫阶层对于西洋科技的心路。朱方旦因言人的思维在脑不在心而被戮,钦天监南怀仁因之而被禁言,可惜。有的史学家说如果不是四阿哥雍王爷这么一个老成保守古板的君子鼎锡天下,中国对于现代科学可能是另一种局面。历史不容假设,扼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檢點平生未盡心 2009年06月03日
    荆楚岁时记(二) 2009年06月03日
    荆楚岁时记 2009年06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