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荆楚岁时记2009年06月03日

    Tag:

    五月初五,端阳。楚地人最应该纪念的日子。故乡广济,套用一下古文,是所谓风杂吴楚,地分荆扬。即便是现在,本人对于湖北这两个字亦不是有多少的认同的感觉。除了被别人问到省籍,才会想起来,自家是湖北人,因为湖北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湖北的东西南北,方言都各不相同,赵元任在研究鄂东方言时,认为其属于古楚语,以区别于鄂省其他地区的西南官话。然而即便是鄂东十县市,东西南北亦是方言各不尽相同,近大别山地区的黄麻地区,方言大概介之于西南官话和江淮官话之间。沿江蕲、黄、广地方,方言更多些赣方言的成分。即便是本县广济,东边更近黄梅,西边更近蕲春。然后对于楚人这一称谓,鄙人很是认同的。楚人重巫,唯楚有才,沐猴而冠。

     

          五年前的端午时候,填了一阕词,法曲献仙音,有一句至今记得,风物何曾似荆楚。如今倒做了流落方外的浪人,行吟泽畔。在故乡,除了过年,最重要的节日就是端午和中秋了。因为除了过年拜年,端午中秋,外甥都要给舅家送节礼。乡下人送节礼,大都无非是猪肉五斤,鸡蛋若干,端午应节气,送点绿豆糕。虽则简单,乡人争的就在乎这个人情世故,礼尚往来。这时节,家家户户都插蕲艾和菖蒲,都是清香非常的。一说是为了辟邪,倒不如去相信说是为了纪念那个对香草有特殊嗜好的三闾大夫。端午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栀子花。端午前后,总有穿着白净的乡间村妇,提着竹篮,粘着雨露,沿街走巷的卖花。有雨巷,青石板,卖栀子花,可惜没见着过丁香花一样的姑娘。

     

          故乡端午时节,大概都是在梅雨前后,初夏,一切都很青涩,烟雾渺茫。衣衫单薄,但也还不至于酷暑难熬,一切都如同青梅一样。所谓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粽子,龙舟,皆是端午必不可少的节目。包粽子用的叶子,大概都是芦苇叶子,提前买好,漂在清水里。糯米也提前用清水浸好,五彩线,一个个串起来的小粽子,清香异常。说起龙舟,我很久没见过了。虽说故乡江河湖汊,纵横交错,龙舟还真是很久没见过。据说当时在百米港每年都有龙舟,因为人多,很多人都被挤到水里淹死,或者是说宗族之间老是因为龙舟斗气打架,所以被政府停止了。因此虽则住在湖北,却从来没见过书上所谓的往江里面丢粽子纪念三闾大夫的做法。

     

          两年前端午节,正是毕业前夕,和人在马蹄湖边饮黄酒数坛,老干妈蘸着白粽子,用方言吟诵离骚,倒也自在。今年端午,亦是别离情绪。在图书馆抄一天大清历朝实录,小楷,黄绢,倒也清凉无汗。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檢點平生未盡心 2009年06月03日
    荆楚岁时记(二) 2009年06月03日

    评论

  • 生错了时代吧
    当在宋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