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檢點平生未盡心2009年06月03日

    Tag:

    前記:某自甲申年起,略寫詞章。積於今,撿其間略可讀者為長編,得三千余言。各附其寫作地點年限于后,大可鑒當時心境。不可不悔其少作也。少年詞章,綺麗婉轉,或有目為落魄書生,得三變之遺緒。惟作詩為多,今日重新檢點,不忍卒讀者多也。書之於前,以待來日。

    長相思三首(洛·戊子年春)

     

    語香濃。鬢雲重。重疊章台玉絮風。伊人夢未空。

    客塵中。歎匆匆。幾度輕花微雨溶。識君春與同。

     

    蘼煙濃。粉黛重。重醉揚州小杜風。繁香滿院空。

    碧窗中。意匆匆。點染紅綃花月溶。一簾幽夢同。

     

    相思濃。水幾重。重覓清明上巳風。無聊履跡空。

    雨聲中。燕匆匆。隔岸煙波花色溶。去來春兩同。

     

     

    南歌子兩首(洛·戊子年春)

     

    惱見花開早,歸來怨已遲。寒食作新詩。寄君三兩句,約來時。

     

    畢竟春歸去,花前共語遲。吟盡采薇詩。此情應似舊,柳飛時。

     

    河傳·雲斷(洛·丁亥年冬)

    南加冬雨,走在路上都以為是在鄂東的秋之鄉間,山霧尤其可愛。也算是錯聽了野寺鐘鳴誤景陽。既是歲末,又是懷鄉。

    雲斷,
    心亂。
    客聲重。
    催盡寒霜暮鐘。
    似曾西山煙雨濃。
    青峰。
    依稀聞語儂。

    香詞花間吟不足。
    春已誤。
    知否人如故。
    句新題。
    秋水溪。
    歸兮。
    此身何處棲。

     

     

    離亭宴·夜雨(洛·丁亥年冬)

    夜雨,看到同學有離亭宴,無聊便和了一首。

     

    蛩夜秋聲促促,亂雨芭蕉一度。

    忍顧故人寒夢醒,道此情銷今古。

    淅瀝亂心驚,卿之語同誰訴?

     

    君憶倦遊何處,舊時樓臺曾去?

    可否依然紅葉滿,疊得暮雲無數。

    只點點西窗,聽一宿無眠雨。

     

     

    南開書屋序(津·丁亥年夏)

    津水之畔,芷澤之岸。嚴張先賢,立庠開山。肇公能之訓,承盤銘之範。招士遠徠,浸育南開。嗟爾多才,斯文盛哉。於是乎少長鹹集,朝夕問道;墳典淹藏,文理賾奧。有彼君子,聚而論蟫。諸生倡風雅之教,假網路之便,於茲烏有之境,別開壺中之天。其間多翰香之談,盡性情之言。或論時文,或斷葦編。小資博雅,中外古今,不一而足。人鹹懷慕,名曰南開書屋。郁文在茲,癡書若斯。謹為序。

     

     

    寄友(津·丙戌年春)

    君道江南雨如絲

    音書何處寄鄉思

    好自楠溪橋下過

    青衫破笠客歸時

     

    穀雨詩社序(津·丁亥夏)

    歲在丁亥,維夏之初。有彼君子,自矜文賦。忝慕東林之雅,欲效南社之故。於是鹹於

    謀遒,規劃同儕,分玉韻而振金聲;結社相和,辨風騷而尚鬰文。芷蘭薜荔,有湘君之

    美;霖雨霏霏,懷雎鳩之思。易曰:鼓天下而動者,存乎辭。辭之所以能鼓天下者,道

    之文也。其間羈旅懷鄉,玉女懷人,結於心而發乎辭,感之物而觸之情者,文質之謂

    也。然右軍流觴,集蘭亭之禊;步兵嘯懷,聚竹林之賢。此佩文瀾而駢藻章,匹五彩而

    彰辭氣也。詩曰:嚶嚶鳴矣。此其謂乎?吾與二三子始作俑於穀雨之節,因其雲行雨

    施,澤被萬物,故名之曰:穀雨詩社。丁亥四月中浣,廣濟劉生謹序。

     

    浪淘沙慢·分韻得細字(津·丁亥夏)

    亂雲飛,新荷浴水,驟雨初霽。

    蛙噪柴門緊閉。

    屐痕數點濡泥。

    是處處幽人傷別離。

    惹風絮,落紅難綴。

    問此後,煙波應如許,

    楊花去年細。

     

    情逝。

    正梅雨濕津薊。

    卻夜冷心清,

    涼簟碧,這悶懷怎替。

    數幾個知交,零落誰計。

    韶華莫繼。

    詩酒無甚意,再逢何世。

    他日同君銷魂際。

    芳草外,露沾重桂。

    念歸路,蘭舟何人系。

     

    本事(濟·乙酉年春)

    細雨依然半城柳

    鶯花仍是六朝春

    吳山楚水行無盡

    踏過尋陽第幾村

     

     

    蝶戀花(津·乙酉年夏)

    天瀚煙波連曉霧。

    白水平沙,綠柳濃蔭處。

    才過薊城文泮囿。

    又尋沽上風塵去。

     

    滿眼遊絲兼殘絮。

    蟬斷斜陽,一霎清明雨。

    林下杜鵑催日暮。

    驚起寒夢殷勤語。

     

    無題(津·甲申年冬)

    人來桂子淡香處

    月到中秋微明時

    尋陽旅客但相問

    柳色何如知未知

     

    桂枝香·中秋述懷(津·甲申年秋)

    東籬素菊。

    昨夜無人處,落葉蕭木。

    月色中秋雲淡,衰柳寒霧。

    欲分豔詞強說愁,

    無心時,懶工章句。

    流光偷換,韶華虛度,

    負了君汝。

     

    不自覺,七年客旅。

    對此清風,悲恨相續。

    只待從頭,星椽巨筆重舞。

    劉郎不為功名老,

    對蛾眉,剪西窗燭。

    那時還鄉,杏花春雨,

    黃梅新曲。

     

     

    津武門人物志序(津·甲申年秋)

    濯九江之滄浪,蘊梅浦之清章。地交吳楚,水派荊揚。青林白鶴,聲斷尋陽之餘韻;黃牙淥波,水潤淨土之華章。唯周置邑,始唐重光。林隱傳法,一花之承五葉;頭陀卓錫,大金其寶三藏。雖寒鄉僻地,實道不遠人之謂也。濟邑雖小,然其人物俊朗,山水清嘉,史不輟書。今有數十余子棄井背鄉,負笈津門。諸生秉允公之教,承求實之緒,南開北洋,同聲相錯,砥礪修身,進德進業。此其結社相聞,同志同心之旨也。自壬午夏,邑人項、朱二君入泮南開,其津武門之肇也。遞於今,凡四年。其間本門其興之渤渤暨人物逸事頗多可記者,不忍湮沒無考,故效太史公之筆削之。雖無甚可誦者,但求序其譜系,綿延瓜瓞,傳之後來居上者,克勤黽勉,務實務學,以期報效斯土斯鄉。勉之勉之,幸甚幸甚。

     

    采菱歌(津·甲申年春)

    昨天突然夢到小時候采菱的事,因而記之。

     

    又夢兒時采菱舟

    春波探破橋西頭

    竹槳每被荇藻掛

    搖卻雲天水悠悠

    新泥濡軟殘芳落

    鳧雁橫塘戲渚洲

    河清柳嫋遊絲軟

    漫處楊花共槳浮

    依依楊柳陌上翠

    黛色靈山泉始流

    泉流陂漲春水暖

    秀蘊新菱嫩乳鉤

    采菱影動波心蕩

    驚起滿塘鶩鴨遊

    尋陽三月春正好

    繚霧江南匡廬高

    彭蠡蒸蔚五老秀

    漢陽更在雲外飄

    壯哉兮雲巒何其渺渺

    東林失笑虎溪咆

    太白因發尋仙謠

    吳門丹青慕其高

    奉化君王始抗曹

    我今采菱楚江下

    濁醪新茶問漁樵

    長歌為賦采菱曲

    不負江山兩寥寥

     

    八聲甘州·乙酉中秋(津·乙酉年秋)

    正桂枝影亂斷人魂,月色又中秋。

    薊北沽水泠,歸鴻南去,燕子樓頭。

    望盡凝煙殘柳,無處是江州。

    只道潯陽水,似舊時流。

     

    沉溽香潦紫霧,繡衾輾轉時,心思難收。

    起坐三更夜,忽夢故人游。

    玉蟾落,清風無意,

    散庭花,何處有蘭舟。

    爭如我,憑處紅樓,好個閒愁。

     

     

    風入松·夏雨荷(津·甲申年夏)

    清霖煙落碧蓮塘。

    華露潤殘芳。

    風荷盡處迷人眼,

    半蕊見,半縷魂香。

    聽取蟬歌新酒,

    開懷醉舞斜陽。

     

    隔軒暮雨漏新廊。

    滴透小紗窗。

    蜻蜓頻撲疏竹處,

    正西園,石榴初黃。

    無事消除一夜,

    有心因此還鄉。

     

     

    花雕紅百字令(津·甲申年秋)

    小滿日與諸同鄉飲紹興花雕酒津河之畔,甚得其樂,歌以志之,兼懷故人。

    皎皎雲邊月,習習穀上風。

    舊燕津水淥,新沽花雕紅。

    星漢夜永皓,孤影吊蒼穹。

    故園三千里,鄉誼楚語共。

    醉顏強歡笑,也作顛癡瘋。

    一飲成三歎,十觴亦無窮。

    酒到醉時方恨少,

    醉得酣處愁始濃。

    生平任西東。

    自從黃州別去後,

    寒夢怯見阿卿容。

    山水又幾重。

    匆匆。

     

     

    減字木蘭花  和鬱達夫詞傷之(津·甲申年春)

    漣漣萍水,

    儘是瀛洲哀郢淚。

    紅豆櫻芝,

    耳語皆為傷情詩。

    狼煙四起,

    碧血化波真烈士。

    南溟舊燕,

    恨無富春獨釣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荆楚岁时记(二) 2009年06月03日
    荆楚岁时记 2009年06月03日

    评论

  • 你写的真不错,关注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