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天五星 甲子納音2009年10月11日

    Tag:

    【史記·天官書】:五星分天之中。積于東方,中國利。   

         吾華歷史上歷朝歷代的改朝換代,總有這樣那樣的所謂祥瑞徵信。黃帝為土德,夏為木德,商為金德,周為火德,秦為水德,漢為火德,相生相剋。所謂大哉乾元,以應自然之德。每一次滄桑變幻,總是血雨腥風。或許真如程普對建文君所謂當初劉文成說尚有三十年殺運未除,這也是天數了。不知六十年前的所謂數風流人物的唯物主義者,是否卜天問相,以徵五星之德。眾生亦因此得三十年殺運矣,恨少個裸衣撾鼓罵漁陽。       

          好在上天有好生之德,吾華水深土厚,只三十年便絕處逢生,風生水起。當局一方面小心翼翼的靠著國家機器維護著龐大的黨國,小民噤若寒蟬。一方面支撐著世界上最迅速增長的物欲,拙劣的疲於應付對集權統治的各種衝擊。對內壓抑鬱悶,戾氣彌漫在每一個炎黃子孫的臉上。對外好大喜功,靠著國家資本欺軟怕硬。帝都里今日自然是殺氣騰騰,兵強馬壯,儘天朝之物力,昭示天下。這并不是集權和紅色的原罪。只是在所謂的普世價值之下,東方的威德顯得如此格格不入。化外之地,有白頭宮娥龍應台者,矯情的講述著另一個故事。在時代面前,我們每一個個人是這麼的渺小。過去六十年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作為後人,我們有的只能是擔當,而不是抱怨。當局縱然萬般不是,這三十年來的變化是有目共睹的。而現實的壓力,亦是真真切切的。前些年讀倭國明治、大正時期的舊書,感覺到一股從文字裡噴湧而出而力透紙背的自新自信的風貌,是當時吾華士人身上所看不到的。而環視宇內,國朝治下的士人,是否有一絲的擔當?白頭宮娥自圓自話道不是父輩的苦難,他們不知道真正的價值之類云云。渡海避秦而隔岸觀火,幸災樂禍之余,視我們這些守土守責的十三億生靈如泅彘一般混沌無知,可歎。六十年代的過海之鯽,尚存宗澤三呼過河的余烈;到八十年代還些許能保存些南朝的格局,不想現在如此光景。而八宇之內,各方壓力之下,天地之間,糾結著鬱積不發的種種隱忍和乖戾,上無德,其奈何。   

          這六十年,一半的是悲劇,本沒有什麽好慶祝的。而這一切,在吾華五千年文明史上,只不過是過眼雲煙。龍女士的矯情是輕薄,胡天子的以武矯人是多此一舉,而六十年前奉化蔣氏亡命之餘教其子弟記誦最是倉惶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和種種亂離人的細節,是吾華文化綿延不絕的文字因緣。我們今天所應該感念的是這種生生不息的民族脈搏。而更應該做的是自省。    

         數儘更籌,聽殘玉漏。望家鄉,去路遙。幸賴天恩祖德,存學餘脉。只求拼命三郎,儘讀書人本分爾。惟願吾華,遒極八表,日月同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云烟过眼 2014年10月11日

    评论

  • 刚才我拷了《建国大业》来看。想起不知在
    某处看过费正清曾经说,中国能走的道路,其实比通常所能想像的窄得多。一个“窄”
    字,现在看来有些惊心动魄。
  • 整一个博客就够了,专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