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雒嫏嬛見聞記續2009年10月24日

    Tag:

    東雒嫏嬛見聞記續

           今年夏初,洛城紫雲華蓋滿城的時候,寫了些文字回憶這過去兩年的書緣。海外嫏嬛,客中頗有可喜者。當時言及禪宗四祖道信老和尚在破額山下的偈子“秋風落葉我歸時”。而今這紐約上郡的小山城,轉眼間已經是深秋。寒嶺薄暮、皆染秋霜,一時節,大地山河換了模樣。窗外的楓葉如火一般,映紅了執卷人的客中清苦。年少時甚喜大和古裝劇,清華富貴的少納言,紫衣玉版,執卷信筆亂書,庭中紅葉,映照著人面,曾知人世幾多春秋。按下不表,且將東雒嫏嬛因緣演義完畢。

    陳受頤先生

           前文已對陳受頤先生之生平行狀、書信皆有述及,在此不贅述。陳受頤先生捐館以後,子嗣盡將陳先生平生所讀之書盡贈之本校東亞圖書部所藏。三十年來,問津者除了在下,怕是微斯人,予誰與歸了吧。兩年來,某在書堆里,尋覓著陳先生的蹤跡,親炙筆記、做了個隔世知音。因緣如此,本人不得不把不才在書中和各種手稿中所知的陳先生記錄下來,以資考證,也不辜負三十年前捐書人的好意。

           第一印象深的便是陳先生點讀納蘭性德的【飲水詞】,同治刻本,單本,可能是廣東書局所刊刻。襯頁皆是水紅粉宣,甚為可愛。全書密密麻麻的蠅頭小楷,朱筆逐一批註,可見陳先生讀【飲水詞】用功之深。某亦讀些詞,亦填些淫詞豔曲自娛。近來私癖大變,更偏重于南宋詞風,辭藻堆砌,所謂七尺樓臺者也。某年少時亦甚癡迷【飲水詞】,然而所謂如魚飲水冷暖自知,這破頭兒幾字便是冷暖自知。一卷【飲水詞】,看官何必強做解人語。想來應是容若公子富貴閒人,韶華清切,亦不過是滿韃子入關第三代,未沾惹多少明儒的酸腐氣,也少工巧之心,一變宋明以來的詞風,才有其難得的清婉。

          陳先生是嶺南經學世家之後,雖則自小習西學。但庭訓目染,舊學根袛想來不至於不及格。陳先生在芝加哥大學拿了比較文學的博士,題目是研究十八世紀中國對於英國文學的影響,讀來倒有趣。滿卷朱批,不知是陳先生何年所讀,讀時作何想。陳先生自民國二十四年來美,從此悵望長安日遠,不做歸期,雨余花外卻斜陽。想來白頭翁、【飲水詞】、字字讀來皆是關情。朱批中不少考證文字,無奈課業繁忙,只是匆匆覽過,並未記錄下來。其中一個細節,陳先生每于康熙年號旁注明公元若干若干年。想來是在國外讀書養成的習慣吧。其餘陳先生著力甚深的便是【四庫全書提要·史部】。陳先生是史學家,主要研究中西交通史。未想于傳統史學亦用功如此,羞煞當世史林諸君。皇皇【四庫全書提要】,卷秩浩繁,某于洛城兩年,亦將經部匆匆讀了一遍,蓋從余季豫先生讀書法爾。

           陳先生所遺之書裏面,有很多套【東塾讀書記】和陳灃先生著述。其中有一套【東塾讀書記】蟲蛀水漬,用當時舊報紙糊裱。隱約記得,陳先生有手記曰:此是東塾舊居大火后僅存的菊坡精舍刻本【東塾讀書記】,從乃兄陳之邁先生處得到,因之寶貴非常。另有東塾弟子所撰【東塾年譜】,陳先生考訂世系,于每細處註釋詳細。因陳先生系東塾先生侄曾孫,該書考訂筆記,對於東塾先生研究應當大有裨益。東塾學脈輾轉此地,本人雖知東塾先生學問非常,可惜學無餘力,未能細讀。

          另于【說文解字】中翻出粉箋一帖,朱筆書曰:“雛鳳清音。身受大慶,喜來如雲。”前一句已記不得了。看筆跡是陳先生所書,想來應是在美喜得貴子,撿翻【說文】,肇錫嘉名時候所書,隨意夾在【說文】裏面。再翻開時,人間已經幾度春秋。

           陳先生精通英、法、德文,研究十八世紀歐洲文學中的中國痕跡,研究康雍乾三朝東西方文化交通史,這個的確是很有趣的題目。讀其關於魯濱遜漂流記中對中國印象分析便可窺一斑。然而近世學人,大都識見淺隘,難有能擔當此任者。人世間有多少的故舊材料等待著重新發現呀!陳先生著有英文中國文學史一本,當時學界期許巨大。從陳先生遺留下來的和林語堂先生、蔣彝先生通信便知一二。在Pomona College任教的Allan Barr教授曾告之本人,當時林語堂有書評,說陳氏的書短期內是很難超越的,不過很快就被超越了。讀夏志清先生【歲除的憂傷】,亦對陳先生此書頗多微詞,還以“江東步兵”的翻譯錯誤將陳先生的嶺南世家嘲笑一番,滬上小西仔的輕薄略顯一二。陳先生的書本人并不曾讀來,圖書館曾有一本陳先生簽名本的出賣,才三塊,當時沒有買,認為英文寫的中國文學史讀來不過癮,現在後悔萬分。想來中國文學博大精深,一本英文著作,怎麼寫得清楚,學界微詞在所難免。這也是夏志清先生慶倖自己做中國現代小說的原因吧。

          陳先生在來芝加哥大學讀博士之前,在嶺南大學任教。讀完博士后執教北大,擔任歷史系主任,因為長期不在國內,是一個淹沒在歷史中的重要人物。想來這些手稿、書信,三十年來,知見者甚稀。陳先生于北大歷史系,于嶺南學界,均意義重大,如若有彼君子將陳先生生平手稿,書信整理一番,也是功德,亦不辜負本人這一段因緣。陳先生一段交代到此,正是:

    上承東塾餘學脉,兼祧中歐有奇文。

    三世因緣到此地,落花時節又逢君。

    梅博士

          出國之前讀【齊如山回憶錄】,知道梅蘭芳三十年代在美國唱戲,被波摩納學院授予名譽博士學位,才得個“梅博士”的雅號。如不是在一堆書中翻出梅郎簽名一本英文書送于友人,本人未曾知道我讀了兩年的學校,就是齊如山先生筆下的波摩納學院。東亞圖書館內有藏有多種齊如山先生著述,亦有很多三十年代出版的關於梅蘭芳的英文書籍,上面大都有齊如山先生或者梅蘭芳先生簽名。三十年代梅蘭芳來美唱戲,在洛杉磯演出的時候,由時任Pomona College校長的晏文士博士 (Dr. Charles K. Edmunds)請來本校戲院唱戲,並與1930528日授予名譽博士學位,齊如山先生回憶錄里有詳細記載。這便是梅郎稱梅博士之始也。晏文士博士于1908年至1924年擔任嶺南學院校長,對於中國文化瞭解甚多,才會有後來邀請梅蘭芳并授予名譽博士的因緣。

     




           圖中梅博士氣宇清軒,背景似乎是學校老戲院出來的College Ave.旁邊的人行道,七十年來,植被均無甚變化。不想本人倒和梅郎校友的緣分,有趣有趣。正是:

    玉面嗔癡嬌模樣,從今優孟入雁行。

    看花東洛春色好,杏雨聲中說梅郎。

    其他稀見文物

    以上是本人所特別興趣切做了些功課的藏書。其他一一列之如下。

    ·【欽定四書圖說】

          這一套是光緒三十二年由大學士世續主持刷印裝潢,進呈御覽。國內現存影印【欽定書經圖說】比這個早,但是【欽定四書圖說】之珍貴處在於海內外孤本,而且鮮有人知。據悉當時正本被宮中大火所毀,副本由宮中太監偷賣到宮外,從此流落到此地。全書均有翰林院學士抄寫,圖畫均是人工一筆一筆的描畫出來,難能可貴。不想禁中御覽,在下也有這般福氣消受。




    ·六同別錄

     




           六同是抗日時期中研院史語所暫駐地,所謂宜賓李莊也,蕭梁時候,為六同郡。之所以特別提到這本書,實在是感慨國家多難而學人弦歌不輟的可歌可泣之舉。序言中,傅孟真先生提到,由於倭亂,關山難越,史語所無法在商務出版文集。百般無奈,只好在李莊自辦小石印廠,由各作者手書手稿,工人刻板油印。簡陋得觸目驚心,皇皇大國的最高學術機構的論文集就這樣採取最原始的方法在雞聲茅店的李莊出版,在下六十年后翻來,心裡十分不是滋味。就這麼亂離世,還有那麼一群可愛的人在最原始的條件下堅持著純粹的學術,考文考史,辨騷辨雅,吾華不廢矣。

    · 皇清實錄

           此套書由南滿鐵路和偽滿在民國十年前後翻印故宮所藏【皇清實錄】和瀋陽的滿文老檔。製作精良,封面皆是明黃綢緞,格局悉遵皇制。離開洛杉磯之前,受圖書館陳老師所托,端午節的時候,在故紙堆里抄了一天的書箋,一路從【建州實錄】抄到【宣統政書】,明黃的綢緞,白宣小楷,亦是一段豔福。

     




           其他光緒四年武英殿本【古今圖書集成】,北京白雲觀影印之全套【正統道藏】均是難得的類書。類似【佩文韻府】、【文獻通考】、各種各樣的常見古籍該圖書館均收藏有序,不想九州之外,這麼多故國的故紙堆,飽蠹了本人兩年的書癖。

          最為感動的是臨走的時候,還在洛城華埠中餐館和朋友觥籌交錯話別的我,接到一個同學的電話,說是圖書館的陳老師想在我走之前給我看一樣東西。週一一早,本人畢恭畢敬的來到圖書館,原來陳老師要給我看鎮館之寶。元至正年間的【素問】,翻開書,發現了嘉業堂藏書印。一邊展示古籍,一邊和陳老師說些道別的話。陳老師說我以後肯定會懷念這裡,還勉勵我多讀書。南加州的太陽真好,古書真香,人情也厚,教我如何不想念。一本元至正年間的【素問】,嘉業堂舊藏,為本人兩年的洛城書緣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套用紅樓夢裏面冷子興的一句話,這南加州地面,真個是人世間第一等繁華富貴地。在此地讀兩年書,收穫不少。讀了兩年古書,尤其是【四庫提要】的經部和【經義考】,都算是翻過一遍,也收藏了十二本18世紀以前的英文古書。明清舊本,見識不少,現在也大略能有斷定明以後刻本的年代的能力,此福報也。聊備一記,以做雪泥鴻爪。

     

    後記

          Claremont Colleges圖書館東亞圖書部所藏古書豐富,系美洲大陸第六個收藏中文古籍的機構,因此成績豐富。從陳受頤先生1935年后在本校任教,因此亦是美國最早開設東亞學課程的學校。其中主要藏書來自于當年由長老會在北京設置的California College(華文學校),加上傳教士William Bacon Pettus(裴德士)和其家族與華關係深厚,生后所有藏書均轉贈本校,其中緣由有本校Regan教授成立Buried Treasure項目稍稍整理。可惜本人在校時只關注中文材料,并沒有翻看多少英文材料。想必不少珍惜資料待開發。另外還有Richard Gregg Irvine藏書,Mr. Irvine系伯克利加大東亞圖書館館長,1968年自戕,遺孀將所有藏書轉賣給本校圖書館。本校東亞圖書館首任館長系Mrs. Frances D. Wang,根據陳老師講述,畢業於金陵女大,系左宗棠將軍的曾孫女。不知道王夫人看到美國到處的中餐館賣的是General Tso’s Chicken作何感想。就在我離開不久,最近一任館長也是唯一的正式館員三浦 勇先生退休。臨走之前,陳老師和我將天寶當年遺事,一一道來。不想這麼多珍貴文獻,居然會到無人可守的地步。寫這篇文章,一則是對兩年來的書緣做個交代。一方面也是想通過網絡,把這些鮮為人知的信息和線索稍加整理,有待有見識的君子繼續深入的去研究。

     

     

    後後記

          來紐約上郡也差不多四個多月,山河相異,人事皆新。回想起兩年來事事不如意,處處不如人。兩年多沒有回家,悵望長安日遠,夢中故地重遊幾遭。不是不想家,不是不思念老朋友們。不是我想躲起來,躲在異國的角落。實在是因為太多的求不得,太多的捨不得。遠在Louisiana的同學和我說生活沒有意義。偷閒中讀讀海子,是啊,生活中的蹉跎,我們都老去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