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汇率政策的简单评述2009年11月09日

    Tag:

    中国汇率政策的简单评述

    1022日, Paul Krugman在纽约时报撰文指责中国的汇率政策,用词恶劣,并在文章最后扔下一句狠话,说“Something must be done with Chinese currency”。很不幸,本人这几年对于中国汇率些许有些研究,因此对Paul Krugman的这篇文章有很多话要说。在展开讨论之前,请列位看官看图。

     




    此图采用数据系从IFS所取的人民币汇率从19901月到20091月的月度变动。首先对我国汇率政策做一简单回顾。自1949年到1979年,中央政府采取计划经济政策,奉行“既无内债,也无外债”的圣谕,因此人民币币值严重高估。当时官价是1美元兑换1.86人民币,而实际市场贸易价格大概是1美元的货物在国际市场上可以大概和3人民币的货物等价。由于计划经济,加之中国的出口贸易主要是在社会主义阵营内部进行,因此当时中国如果按照官价去做国际贸易,是绝对亏本的。这就是计划经济时代的汇率政策。

    1980年代中央政府开始对汇率进行调整,汇率一路从1.86调整到3.21,再到5左右。1994年底,中央银行调整人民币的官价,使官价和市场价一致。从此11年之间,人民币汇率长期维持在8.3左右。由于自2001年起,中国加入世贸以后,外贸增长迅速,出现大量的贸易顺差,积累了巨额的外汇储备,招致国际上对中国汇率政策的批评。迫于国际上的政治压力和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中央政府在2005年采取新的汇改政策。其一,采取“一篮子”的汇率政策,其实主要是人民币盯住美元。Frankel和魏尚进去年在IMF里有文章,研究表明,虽然中国采取波动汇率和“一篮子”的政策,但是美元在这里面权重在90%以上。其次,允许一日之内的汇率在正负0.5%内波动。从此以后,人民币汇率一路从8.3升值到今天的6.82

    美国自金融危机以来,景气低迷,一路放任美元贬值。汇改以后人民币主要盯住美元,因此由于人民币汇率所导致的全球贸易失衡在这金融危机的大背景之下,愈加显得突兀。




    此图为人民币汇率变化走势和经常项目的变化走势。从图中可以看出,即使是在汇改以后,人民币缓慢升值,中国的贸易顺差仍然在持续走高。以上是对中国近三十年的汇率政策做的简单回顾。下面分别论述本人对于中国汇率政策的一些看法。

    首先论述一下,本人为什么觉得Paul Krugman的观点可笑。中国的汇率政策不是昨天才变成这样的,是这三十余年来,根据中国的经济改革不断演化而来的。而且关于中国政府是否操纵人民币汇率,无论是学界还是政界,都有颇多争论。有一点毫无争议的是,中国政府现在采取的汇率政策是合乎国际常规的。大部分国际金融学家论证中国的汇率只是“misaligned”,而非是所谓的“manipulated”。而Paul Krugman在专栏文章里误导大众,言辞确凿的声称中国操纵汇率,此学者耻为之也。其二,由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而带来的国际间贸易极端不平衡也不是中国“操纵”汇率的直接结果。作为一名因新贸易理论而获诺奖的经济学家,改其初志,如此极尽所能诋毁因自由贸易而受惠的中国,实在是可笑。第三,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货币霸权国,自金融危机以来不负责任的放任美元贬值,刺激美国出口。而由于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美元持有者,且执行和美元直接挂钩的汇率政策,Paul Krugman没有理由去批评由于美元贬值而带来的人民币在国际贸易里相对走弱的必然结果。国际贸易不平衡的根源不在于中国的汇率政策,而在于美元的超霸权地位。中国不过是较好的利用了自由贸易的福利,发挥自己劳动力密集的优势,靠着广大民工兄弟们骈手砥足,做死做活的为国家积累了大量外汇储备。Paul Krugman口口声声站在道德优势上,污蔑中国借着这样的外汇政策窃取了世界上其他穷国穷人的工作机会。试问一下Paul Krugman,全世界最便宜最吃苦耐劳的民工在哪里?毫无疑问,在中国啊。经济学家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看不见的手。工作机会流入中国不是没有道理的,而汇率政策只是这里面最不重要的一个因素而已。为一个贸易理论学者说出这样的没有道理的话而汗颜……

     

    人民币该不该升值?

     

    我想,倭国和倭元作为前车之鉴,道理不说自明。更何况在这风雨飘摇的世界经济局势之下,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对于维持中国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而且中国的金融体系尤其不堪一击,如果贸然开放资本项目,后果不堪设想。由于中国几乎所有的银行都是国有银行,中国的金融体系严重依赖政府的政策。居民储蓄率过高,国有企业贷款率过高,而且迫于政策压力,大部分贷款回报低于市场回报率,支撑着这样的脆弱的金融体系。这么多年的金融体制改革也几乎不见成效。短期内,是不宜开放资本项目,进行人民币自由兑换的。

    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民币在世界贸易中所占比重愈大,而且国内金融体制愈健全之后,人民币是需要开放的。然后纵观当局所为,似乎短期内并没有这样的长远规划。当局自年初,采取了自1995年以来的最为迅猛之货币扩张。参考2009年第二季度的中央银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上半年M2的同比增长速度达到28.5%,而信贷扩张的增长速度达到34.4%。在这样的大手笔之下,根据当局统计数据,前三季度经济增长在7.7%,而且取得了有28省市的增长数据在全国平均水平之上的好成绩。且不论证数据之真伪。单论这一货币政策的扩张给中国经济所带来的隐忧。众所周知,此次金融危机中倒掉的大部分都是依赖出口贸易的近几年兴起的私人经济。而挟当局4万亿之巨资扩张资本的正是那些国字号的大型企业。也就是说,借着政府政策和金融危机的东风,国有资本一扭颓势,压缩着这些年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一点私人资本的生存空间。关于前两个季度扩张的信贷的具体数据目前不见于中央银行的统计数据,想必是爹生的娘养的国有资本大获其益。不知道这一剂猛药会给中国经济的后续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当局向来是凯恩斯主义的信徒,善于运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不想运用起货币政策居然是这般的生猛。窃以为不可。以下是自2000年以来的货币增长速度和汇率变化走势图。




     

    由于20091月以后的数据不在此列,不能客观真实的反应在当局指导下,货币发行量昂首挺胸的大踏步前进样。这次货币扩张对于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有待于数据充足后的进一步研究。

    至于人民币的真实价值,不同的经济学家算法不一样。按照购买力平价而言,1美元大概在兑换35人民币之间,这是比较被广泛接受的一个范围。可以坦言,汇率可以看做中国经济改革的试金石。中国经济现在的贸易依存度在40%以上,作为一个大国是极其不健康的。当局须裁夺政策,引导内需,转移经济发展模式。同时改革金融体系,让利于民,适度不断放宽人民币波动范围,逐步开放资本项目,把人民币引导到市场决定的机制上来。再下一步做的就是苦练内功,不断把人民币国际化,最终取代美元成为世界货币,达到武功最上之乘。

     

    如果按照中医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中国经济是阳虚阴亢。而汇率将是诊断中国经济的一个综合指标。奉劝当局苦练内功,让利于民,这比打什么“组合拳”要好多了。

     

    正是:

    官家重利较锱铢,西域胡僧信口诬。

    未及文景轻薄赋,描画清明上河图。

     

     

    恨不能尽平生所学以报国家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本事 2009年11月09日

    评论

  • 這篇真的應該翻成英文,登New York times的。敝人無法有高見,小女子對貨幣實在太不熟,sorry! 但還是留言,以表敬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