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都的雪2009年11月16日

    Tag:





















         豆瓣上有心人,把雪里的皇城、京都仔细拍了一番。实在是喜欢这样富贵清华而一尘不染的雍容清丽,倒有十分的汉唐气象。玉宇琼楼、烟罗宫柳、快雪时晴,到此方知古人界画的格局范式不是欺人。家临九江侧,来去九江水。进进出出,南来北往,总是做京华过客。京都的雪见过,但这皇城的雪倒是第一次从照片见到,孤陋寡闻得可以。心灵很是震撼,廊腰缦回、这里编织着一个古典的梦。过去北上,京九线到西站还是卯时。出来随便晃上公汽直奔厂甸去,消磨一上午。再晃去什刹海,消磨一下午。掌灯的时候又晃到前门外的北京站,随便捡趟车奔天津去了。机缘不巧,皇城的雪从来没有见过。丁亥年春天的时候,总是来往京城,从初春消磨到仲夏。一得空就逛厂甸、什刹海。有一次下午去北海,上白塔的时候,天放大光明藏,西天一片金色。连西山玉泉寺都隐约可以看到。初春弱柳扶风,鹅黄乳嫩的万条丝线,婀娜多姿,宫墙万仞,好一派富贵清华的游春图。出了北海,便只奔景山而去。斜阳里,白塔灵光普照,乌衣巷口夕阳斜。上寿皇殿的时候,日近西山。皇城内是气象万千,庑殿排云,几似仙家。奔到景山脚下,天已擦黑。迂腐得对思宗皇帝的罪槐连作三揖大礼,取树脚下的残枝留念。这残枝和马蹄湖的枯蓬一路随我过洋,在洛城丢掉了。那是春之京都,一见如故。人生艳遇不常得,情、境、心难得自在。今天见这京都的雪亦是一见如故。某素喜雪。在黄州时,一日上元雪,和二三友徒步从学校走到苏东坡的雪堂。春雪氤氲,山间竟然有雾气,山村古寺、江雪寒春、倒似乎做了宋人,入了范宽的雪山萧寺图,苏子就要从画中走出,与吾辈步自临皋,对着大江东长啸一番。

    我怀念京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