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hn Maynard Keynes2010年08月07日

    Tag:

    一本Roy F. HarrodThe Life of John Maynard Keynes从冬天读到现在。最近又拿出来翻。Harrod是牛津的学生,写到这些Cambridge的学生未免自作聪明的酸溜溜的比较。不过还好,此书在凯恩斯过世后不久就动笔写,1950年成书,文笔之间还有些气度。不像现在人写的都是没有魂灵的英文。中间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一群文艺青年,Bloomsbury Group.猛然发现,几乎从不看小说的我喜欢的几个小说家都在这里面,Evelyn Waugh, E.M. Foster. Virginia Wolf也在。想不到Keynes也有这么文艺青葱的岁月,而且坊间关于Keynes的轶闻是确有其实的。因为以New Keynesian自居,当然也不会放过KeynesHayek关于货币的争论。芝加哥大学出的Hayek文集里面,有一册专门收录KeynesHayek论战的信件。编者写到,两人吵到Hayek来不及回信,Keynes就弃世了,Hayek lives long enough to see the decline of Keynesian and prove himself to be right without rival. 文辞之间,颇可玩味。

          上次在费城无意中买到一本关于Bloomsbury Group的回忆录和日记。读起来也很有意思。回到现实的经济学,弥漫着自已为是的各种philistine的所谓学术geek,沉浸在严密的数理masturbation中不能自拔。其实所谓学术,最后无非都是培养出一些维持美帝高校教育体系的教书匠,做些误人子弟的勾当。这还是其中优秀俊杰者才能当此重任。经济学这几十年对人类的贡献大部分都是些与草木同朽的无聊模型。当然这里并不是诋毁数学,而是真的和张峻山老师一样,鄙视庸俗的现代西方经济学。居然从数学模型中推出了moralliberal,我想,经济学家论文里所谓的TheoremLemma,十个数学家看到了,会笑死九个半数学家的。

          偶尔见贤思齐,发发牢骚。既然选了这条路,还是要冠冕堂皇之。毕竟很多事情,不经历某一步,就不会有下一步。只是身在其中,别太当回事。

          最后爆料。坊间流传的说十个经济学家有十一个意见,说的就是Keynes。在丘吉尔做财长的时候他反对金本位,十年后又在镜报写文支持金本位,所以这个多出来的意见是Keynes的。为什么?因为Keynes is bi.⋯⋯⋯⋯

    分享到:

    评论

  • 看到了山哥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