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买书2010年09月29日

    Tag:

    终日耽溺于数学中,officemate提议要去James St的旧书店。因为冬天的时候去过,光景萧索,而且也没什么书入得了法眼,犹豫了半天,还是去了。大半年没怎么正经逛过旧书店,在我而言,足见这乡下地方有多无聊。没想到半年没去,还真淘了些书,因为有事,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尽兴而来,未尽兴而去。

          老书虫就是老书虫,离书架几米远的地方,我就闻到了古典文学和老英伦的味道,从一堆书中找到好多我喜欢的书,终于暴露了大龄文青的本质。有两本T. S. Eliot的散文和传记,一本1920年代哈佛英文系出的Chaucer诗讲义,一本1890年代印刊的18世纪英文essays,一本二战时刊印的精美Morris风格的Coverley Papers。还有好多相中的书由于时间关系,没有搬回来,来日方长,以后再说。这Eliot的散文集是一个剑桥叫做Kermode的教授选的本子,因为在Claremont的时候,房东就姓Kermode,他给我讲过他们祖上是斯拉夫人,一战的时候怎么从斯拉夫迁徙到欧洲,然后到美国的历史。一晃也三年过去了。因为两年前,买到一套1770年的Tatler,自那以后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种老英伦的essay风格。我也知道,这个不是英国文学的精髓所在。但是我实在是对Milton的大部头的宗教赞美诗类的东西提不起兴趣,还是这样的小essay比较对中国读书人的风格。

          我总是喜欢老旧的东西,连英文也是。记得小时候读书,很羡慕董桥笔下的各种掌故。现在看来,也不过是空无一物的堆砌罢了。外国旧书便宜,真正有心的话,收藏起来也不象董桥吹嘘的那样,他骨子里还是俗人,故作玄虚而已。

          这大半年总是忙,忙得迷茫。回头一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面目可憎,又生性多疑,凡事过虑,自讨没趣,实在是不好,该多读点书调节了。上次买的Samuel Johnson全集和Gibbon的Decline and Fall of Roman Empire都放在角落落灰尘,只可惜已经没有原来读书的心境了。

     

    分享到:

    评论

  • T S Eliot这本散文集我也有,从伦敦二手书店购得。Frank Kermode爵士是英文界名教授,去年刚过世的。他写的回忆录Not Entitled颇好看。他祖上应该是凯尔特族。Kermode来源于McDermott之类的凯尔特姓。Claremount的房东应该与他不是一族了。
  • 看你写点东西,心里安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