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雪时晴2010年11月22日

    Tag:

    昨日清早起来,薄雪已化,一番杂事,上完Probability以后,便随Prof Lovely开车去Colgate University。沿路山野之中,积雪甚厚,湖光山色,快雪时晴,甚为可观。Lovely一路讲解山中四处农庄豪宅的来历,也有豪门大族在山中累世经营,引流觞曲水,筑园作堰,密林之中四处点缀些19世纪初的建筑。不得不感慨,富贵气实在是难得。山野之中,刚收割的麦地,山坡上茅屋数间,倒有几分稻香村的姿色。来美国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类似于故乡的农家风光。

           Colgate University是高露洁家族的私塾,Liberal art college,校园精致古典,群山环抱,校园正中,平湖如鉴,也算是累世氤氲出的书卷气。经济系在半山腰,落地窗,坐见快雪时晴,正好欣赏这一副群山雪霁图,哪里有多余的心思听那厮上饶口音的英文讲解无趣的中印经济比较的滥文。讲堂是纪念经济学家侯继明教授,侯先生是老辅仁校友,研究中国经济史,执教Colgate多年。侯先生遗孀的魏碑书法挂得满墙都是,古朴遒劲,正中供奉清水观音,大千自在,坐看湖光山色,人间一等风流。壁上有一副小品中国山水,是某不知名画家所画,见其题跋,大抵原委如下:(民)(国)六十四年,侯教授邀请其访问柯盖德大学,时属四月,天降大雪,置身琉璃世界,因之对景写意。涂沓数笔,有倪云林笔意。初雪之后的暖晴,作野游,居然在异国,见故国风物如斯,实属意料之外。

           回来晚上上网的时候,在上海教书的宪师兄突然在msn和我说,他前段时间回南开办事情,见到校报登有我的一首词。离开南开三年多了,居然还有人记得我。看来韦大编辑真是寂寞的可以,居然登报启示。好在本人在南开的故旧大都已经离开南开,不至有前度刘郎今再来的隔世之感。词是五年前写的吧,只记得最后几句,当年本人甚是得意。“刘郎不为功名老,对蛾眉,剪西窗烛。那时还乡,杏花春雨,黄梅新曲。”ridiculous的是,到如今,功名无着,蛾眉无处,乡也未还,只是刘郎已老。不过有此文字因缘,也算是人间一等清福。

    分享到:

    评论

  • 师兄是也是经济系的吧,现在在哪个学校啊